业内资讯
走向大舞台的茶篮灯
基诺族凉拌茶是怎样的
少数民族的普洱茶风俗
修水待客茶俗介绍
大埔茶文化习俗介绍
德清咸橙茶简介
怒族盐巴茶简介
裕固族的摆头茶
羊城早市茶介绍
泰国的茶风俗有哪些?
会员风采


陕西东裕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茶叶在疫情中存活:全球茶产业的脆弱性(上篇)

2020-07-30 15:20来源:未知

为帮助中国茶叶走出去,搭建国内外茶行业交流的桥梁。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茶产业委员会充分发挥了协会职能,搜索、翻译、整理了国外茶文化、茶产业相关的各类资料和文章供从业者参考。

今天我们翻译了来自加拿大的丹·博尔顿的文章,从他的角度出发来看看茶产业在疫情下的状况。

鉴于文章篇幅过长,我们分为上下两篇,下周三将继续分享下篇,期待您的关注~

 

本文作者:丹·博尔顿

 

丹·博尔顿,来自加拿大温尼伯,编辑/顾问/自由撰稿人。他是《茶之旅》杂志的创始人,也是STiR咖啡和茶的特约编辑。他是《世界茶业新闻》的前编辑和出版商,还是《一杯香浓咖啡》,《特种咖啡零售》和《咖啡访谈》等杂志的撰稿人。

今年春天,全球接连“封城”造成了实体店茶叶的销量锐减,打乱了茶叶加工和销售的节奏,但与之相对应的,消费者对健康、便宜、无热量的茶的需求依然强烈。

 
 


本文将从食品供应、茶产业供应链以及疫情影响等方面论述疫情下的茶产业现状。

 

01、食品供应产业的现实

2020年3月至4月,由于消费者争先恐后地囤积茶叶,美国的食品店、杂货店等实体店茶叶销量有一定增长(沃尔玛报告称,茶叶的线上销售增长74%,第一季度销售额达1350亿美元),但线上销售大多围绕在品牌茶叶上,且销售后劲不足。
 

而线下的拼配茶公司现在正忙于生产私人品牌采购的订单,并包装成长期以来形成的“舒适”和“健康”的茶饮,这也标志着茶叶销售逐渐转向家庭型消费。
 

可长期冷藏的冷泡茶和即饮茶也从这一趋势中受益,因为对疫情敏感的消费者会本能地寻求安全简单的解渴方法。根据持有大量茶叶股份的跨国公司推测,全球经济将持续衰退,这将减少茶产业创新和产品优质化所需的资金。

 

1912年在纽约成立的Wenham茶屋永久关闭了

 

根据专门研究食品供应产业的咨询公司(Technomic market research)的高级负责人大卫·亨克斯表示:“美国消费者外出消费的每5美元中,饮料就占1美元。”近年来,茶在餐馆中的市场份额有所增加。
 

以冰茶为例,在2017年美国消费者共消费了1810亿美元在食品上,其中冰茶占了8%,即96亿美元。
 

病毒带来的不利影响还在于虽然许多食客在外出就餐时点茶饮,但是在外卖点餐时点茶饮的订单却下降了25%。

 

02

全球茶叶零售的现实

 

在不到30天的时间里,全球消费者扭转了数十年来外出饮酒的趋势。
 

根据欧睿国际(euromonitorinternational)的数据,食品供应销售额占全球行业收入的20%以上。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头几个月里,在许多市场,民众外出就餐的花费下降了60-80%,在机场、地铁站和体育场馆等地,这一数字降到了零。
 

一夜之间,欧洲、亚洲、俄罗斯、中东和北美数十万家咖啡馆、餐馆、度假村和酒店被关闭,即便是最大的茶叶批发商,其财务状况也变得紧张。
 

全球经济衰退开始让情况变得更糟。对Teacraft技术服务公司创始人,欧洲特种茶协会主席奈杰尔·梅利肯来说,“最大的威胁是,人们不能正视和解决茶产业真正存在的中长期问题。”


“我们应以一种合理的紧迫感来转移民众的视线到防控病毒和重新调整经济上来,茶产业才能进一步摆脱劳动力短缺、土地退化、水资源短缺和投入成本上升等紧迫危险,”梅利肯写道。
 

在整个2019年,由于关税不稳定和贸易动荡导致的出口下降,将在2020年继续恶化,而且食品供应链条被切断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民众的需求。
 

随着全球食品库存的增加,已经过剩的茶叶价格正在下降,物流中断加剧了这一事态的发展。
 

随着需求下降和供应趋紧,预计2020年全球茶叶产量将下降1.8%。受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不可预测的海外订单的挤压,各茶叶生产商将更加青睐所在国的国内买家。例如,印度国内消费在2019年增长了6.2%,茶叶生产国在本地消费的茶叶远远多于出口的茶叶。

 
在印度因疫情而关闭的茶货摊
 

除小型零售企业外,中国茶产业迅速反弹。
 

在中国,餐馆和咖啡馆在送货上门和非接触式交易方面的投资翻了一番,且现在民众更多地偏好在户外场所就餐。


GlobalData数据公司正在亚太地区进行的消费者调查显示,40%的受访者青睐无人“智能”食品服务场所和自动售货机。据该公司报道,机器人提供的餐桌服务吸引了亚太地区46%的消费者。

 

03

茶产业供应链的脆弱性

 

全球范围内,现在向市场运送茶叶的物流变得非常困难。
 

装满茶叶的集装箱在港口高高地堆放着,有的国家限制卡车司机上路的时间,茶叶加工厂和产地仓库都在膨胀,空运费用比之前增加了两倍。
 

航空旅行的限制对茶叶供应链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销售代表在抵达时会被隔离,害怕的买家则拒绝冒险前往产地。唯一的例外是集装箱离开中国,因为中国港口的僵局已经消除。
 

 

俄罗斯、欧洲、日本和北美的经济衰退对茶叶出口国造成了很大的利益损害。
 

自2015年以来,全球茶叶销售额平均下降了12.8%。2019年,全球茶叶出口申报值同比下降18.8%。
 

据世界顶级出口公司分析师丹尼尔·沃克曼称,2019年,茶叶出口总额仅为64亿美元。
 

五年前,全世界的茶叶运输价值为73亿美元,中国的销售额为20亿美元,中国现在仍然是主要的茶叶出口国,占出口总额的31.8%,与2018年相比增长了13.5%。
 

据国际贸易中心(International Trade Center)统计,2019年俄罗斯及周边独立国家联合体(独联体)的茶叶进口量远高于美国,但茶叶价值下降了8%。
 

根据美国海关局贸易数据,与2019年同期相比,截至3月,美国茶叶进口量下降9%,价值下降6%。
 

去年,美国进口商为118007公吨茶叶支付了4.88亿美元,而俄罗斯联邦为进口150320公吨茶叶花费了4.26亿美元。按价值计算,英国的茶叶进口量排名第三。巴基斯坦通常是最大的茶叶进口国之一,在全球排名第47位,在茶叶上的支出为2100万美元,在与印度的敌对行动之后,价值下降了96.4%。
 

如果您有其它对国外茶叶资讯、知识的疑问或期望看到其它相关内容,可以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我会国际部同事交流:

(扫描二维码添加工作人员微信)
 

文章参考:

Surviving the Pandemic: Vulnerabilities In the Global Tea Industry
 
翻译: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茶产业委员会国际商务专员 吕心童
审核: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茶产业委员会国际部主任 唐亚萍
 

注:本文所涉及到的所有知识都不代表茶委会观点,仅供参考。